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
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聊天室 010GAY 北京会所 北京酒吧 北京按摩 北京同志会所    广告热线电话: QQ:984037108
 
 
关于什么
文章类别:最新讲述     作者:www.gay115.com     浏览次数:1974      更新日期:2019-10-21

   "你我本来就没期望什么,何必要难过?"颜徊看着筝黑暗中闪闪发亮的眼睛。

    "可是明天我就要和别人结婚了!"筝紧紧抓着颜徊的包不肯放手。

    "你是不可能给我保护的,也包括你在内,你身上的线被你父母的手紧紧攥着,你不自己剪断它,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要付代价的时候了,我不是你父母要的,毕竟你和你父母的未来比我们要重要多的多,现在我已经多余了,再见,不,说错了,不会再见了。"颜徊轻轻拉开筝抓包的手和自己的手握在一起。

    "手都冰凉了,听我说,你总要长成一个男人的,别这个样子,雪大了,你回去吧。"颜徊放开筝的手转身上了公车,车缓缓地出站,颜徊背过站台上筝昏黄的剪影头垂下来,大滴大滴的泪落在自己的手背上,清澈冰凉,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了下来,天空彻底暗了下来。

    颜徊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小村子里,村子主色是黄色,间或偶然的绿色。村子守着一条灰色的公路,公路的中央是两条平行的明黄油漆带子,它们给颜徊无尽的想象,不知道它们会蔓延到哪里,那里是不是也和这里一样。公路上来往的多是运煤的货车,使得本来就干燥肮脏的气候弥漫上一层黑色的气息。

    像村子里大部分的孩子一样颜徊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做活养家了。家里的经济不允许颜徊继续学业。颜徊只能默不作声,毕竟父母是不能去责怪的。

    没有高文凭没有技能,颜徊在所在的那个工厂里只能做最脏最累的活儿,每天和机油,机器,白眼,伤口打着交道,颜徊有时也会想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,想来想去只得到一个结论:为了让自己活下去。于是凭着这个信念,颜徊在一个个相仿而灰暗的日子里活了下来。

    那日,颜徊下班后在更衣室换衣服,衣服换好后,柜子上的锁锁不上了,颜徊蹲在柜子前一个人鼓捣。颜徊听到背后换衣服的人渐渐性感**了,更衣室静了下来。

    "怎么了?你的柜子也锁不上了?"颜徊转过头来看到一张和自己相仿青涩的脸。

    "恩,不知怎么回事。""让我看看,我那柜子也是这样的毛病。"陌生人蹲下来接过颜徊手里的钥匙。

    颜徊蹲在他的背后看到他光着的上身,上衣在肩上搭着,时值夏日最热的时节,颜徊忍不住看了眼他光洁的后背。

    "好了,以后里面弯的这个铁片不要拧得太紧。"说完把钥匙放到颜徊手里。 

    "谢谢你,怎么以前没有在车间里见过你?""哦,我这几天上夜班,你白天当然看不到我,你是刚来的吧,我也来时间不长,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?""你忙你的事吧,我没有事的。"颜徊看着那人换上工作服出去了。颜徊走过去看了看那人衣柜是插的卡片,上面用圆珠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一个"筝"字。

    颜徊的心里在那一刻升起一团暖意,那么多人都走了,只有这个人停下来问了颜徊一句,"筝"这个名字那时印在了颜徊的心上。

    过了一阵子,颜徊终于在白天看到了筝,筝工作时穿一套绿色的工作服,衣服表面满是油污,污迹染透绿色的布料,夹杂着机油的味道。筝下班穿便装,棉布裤子或淡色牛仔裤,球鞋。筝的头发很黑,理成毛毛草草的样子。

    颜徊干活的地方远远的可以看到筝干活的地方,颜徊干活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看一眼筝,看他忙碌的样子。如果筝的视线要转过来时颜徊马上会避开。

    颜徊的生命里开始有了格外耀眼的另一抹色彩。

    工厂的工作繁重而单调。下班的号声响起的时候是身体可以略微解脱的时候,褪去肮脏的工作服,换上干净的衣物,找回暂时的生命本来状态。

    颜徊的柜子和筝的柜子离得不远。更衣室里下班后会挤满粗糙的男人,结束一天的劳累笑骂着。颜徊会在站在一旁等,等屋子里有了足够的空间后再换自己的衣服。筝在旁边看着颜徊的样子会会心的笑一笑。颜徊也把嘴撇撇算做回答。

    有时下了夜班很晚了,颜徊会和筝一块往回走。颜徊住在租来的房子里,筝的家就在工厂附近。颜徊的屋子里筝的家有一段距离,筝的家总是出现的早一些。路上没有路灯,很黑,下雨后,那条路会很泥泞,如果有月光的话,看着地上的反光,两个人避开那些积水时两个人的手会牵在一起。

    颜徊知道筝基本上和自己算是同道中人,不同的是筝更喜欢女子多一点。颜徊没有去强求什么,毕竟强求是求不来什么的。有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就足够了。

    颜徊的出租屋离工厂有点距离,门前有一排高大的梧桐树,夏天的时候颜徊的小屋会躲在梧桐树的影子里。屋子很小,墙壁满是潮湿而剥落的白皮,颜徊用报纸贴满整个墙壁。屋里没有什么摆设,只有一张小小的床和做饭,洗漱的用具。床铺铺着蓝白相间的格子被单,墙上的小窗子在中午的时候会有阳光照在被单上,只是颜徊没有时间看那些光线的舞动,那时他在工厂里忙碌着,为了饭食,为了父母。

    晚上和筝告别后颜徊回到自己的小屋里会很快睡去,劳累的身体很卖力的麻醉着自己。

    和筝在一起时间长了,颜徊知道筝空闲的时候喜欢玩网游,筝下班后的时间都交给了那个虚幻的世界。颜徊有时在一旁看筝玩,看看电脑屏幕上跑来跑去的小人和筝兴奋的脸,颜徊的心会被筝开心的叫喊所感染,虽然自己对网游一点也不感兴趣。

    时间总是在人不经意的时候偷偷换去旧的打扮,转眼夏天炽热的阳光变成了吹落树上黄叶的凉风。

    渐渐地,颜徊只能在下班后筝要走进他家里的时候在黑暗中吻一下筝的脸,然后漫慢走回自己的小屋。筝有了女朋友,筝属于颜徊的时间渐渐少了。

    颜徊晚上回到自己的小屋不再很早就睡去,躺在床上,把灯熄掉,回想自己和筝在这个小屋里的情节,暧昧的夜色和暧昧的人。

    一切都会过去,发生过的事情只能剩下回忆。

    冬天要来的时候,颜徊知道自己该走了,自己在这里已经是多余的了,自己这叶浮萍要飘的更远一些了。

    路上颜徊想,自己也许会在某一个车站的等待中突然倒下去,



文章来源:男同志QQ群 www.gay115.com

 
 
联系我们 | 广告联系 | 同志QQ群 | 同志百科 | 会所网站制作 | 链接合作 | 添加到收藏夹 | 网站设为首页
24小时服务热线: QQ: 984037108
健康干预: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同志百科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2006-20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
2008年1月19日0:50启用新版 北京同志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