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
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聊天室 010GAY 北京会所 北京酒吧 北京按摩 北京同志会所    广告热线电话: QQ:984037108
 
 
荒山之恋
文章类别:最新讲述     作者:www.gay115.com     浏览次数:2041      更新日期:2019-10-21

 

    还有什么可以留恋,你的目光和秋天的凉风交织,天空青青小城清凉安静的街道,河水顺着长长的凹槽流向庙宇的身后那些河畔洗衣的妇女,穿着月白的布衣,遗留了三十年的风情都是体态轻盈的传说,午后的一场透雨,轻轻折断了前世的腰身昔年捶打青石的少年,香烟在头顶缭绕,每一步隐含一个转折从黄昏到清明,你都一直伴随提琴的清音,和皮影师傅走街过巷运命如灯 ,算命先生的竹竿,轻点着人生的每一道坎每一次天黑的鼓点,你都惊醒冰凉的被窝,鸟群从林梢飞起象一头幼鹿,你低下头,手指从一根根肋骨滑过,轻轻拨动身体美妙的琴弦,哆,来,咪,丁冬的脆音在向晚的水面散开

    那个在房檐下刺绣的少女,乌黑的发辫长过长满青苔的往事她的花有时在夜晚盛开,在梦里,在少年踩过的石头上留下芳香夜凉如水,母亲在柴房转动石磨,转动密如青丝的皱纹,摇或晃那被岁月和潮湿沤烂的长条凳, 随着人生的离合,每一次的轮回从石磨的眼里,都会流下一些善解人意的眼泪,白色的,低低的一寸倾斜,有什么从风里摆渡到蝴蝶的翅膀,在青瓷碗底的倒影穿纺绸短褂的姑娘,你可还记得,洗衣板搭在木盆边沿,蝉如薄纸生命微薄,你的目光和少年背上的琴盒檫肩而过,之后踮起脚尖撑着一把油纸伞,在水洼的小巷里灵巧地躲闪,白底圆点的光斑在你的身后放大,却在少年的瞳孔里缩小,渐行渐远。 

    青衣的少年,当你渐渐长大,迷朦的身体在月光下略显透明,指尖淡淡的水雾从练功房前的院子升起,那些高大的梧桐,漂亮的芭蕉二搂西厢树叶掩映的小窗,一个青衣少年的侧影,和提琴两两相望你的手指滑顺如丝,琴弓轻举,掠过生活微乱的旋涡,琴声如诉命运似弦,是谁洒落一地的榆钱,在那些万人空巷的日子,她和你曾经聆听岁月的水声从船头淙淙流过,每一次变调的重奏,乱的间隙你都需要铺排散乱的琴弦,一根一根掐断时间的丝线,惨痛,苍白并且难以忘怀,背靠大树的老人,沿街叫卖凉粉的小贩,夏天阴凉小巷幽深,阁楼低矮,青衣的少年,腹背如弓,乐音响自中空的骨敲打青青的石板,桥洞,竹蒿,一步一步往下,终于消失无声

    芒雨时分,有风从河面招摇而来,那一丝紊乱,来自节气乖张的狂想墙头的细草,屋顶的梁,随了世相动荡,大雨的余波掩盖了乱的纹理挖空的蜡被小孩折成船的模样,时光随手扯过一片树叶,前世为船为光,在可及的地方跳跃,青李数度变换,蚁虫离开谷仓, 盛夏微茫你蹲下身来,扣好往事松开的搭绊,墙角,一溜光的折缝鸣响暗的低音有人轻轻敲打河边的青石,一方水土,一方人情,纺绸短褂的姑娘,世事倏忽你站在雨的中央,江南密如针脚的时光,顺着收束或撑开的雨伞边缘滴落河边的少女,撑动竹蒿,以生为界,一片飘摇的乌蓬,几次划过青石小巷红漆班驳的窗台,青衣少年,他的手指因为歌唱而困倦,眼光在轮回里留连那一盏过午的清茶,苦苦久侯,直至曲终人散,大树如荫,生死两忘。

    日已过午,少年,思乡的语意浑浊,你的身体不再装盛华美的容器眼前清晰的,唯有琴,微弯的颈远离心脏,沿着油彩的纹路下滑沉没,想象沉船划入深海的姿势,在塔的高处,剩下昏黄的橘灯一束侧逆光,打亮静物背面,青釉陶器反射着生活粗砺的光点整个下午,你都侧立灶台,徒劳的熬煮时间,“或者向左三步”,你说从卧室到厨房,一边走一边低语,以现实的长音,敲打生活琐碎的细部墙上的挂钟,分针偏移两格,冷漠,向下,听见流水掏挖胸腔的声音青衣少年,你的眼睛,象一尾秋天上岸的鱼,肩与髋的姿势,一层层错开被光线焊在楼梯间,铰成扭曲的剪影,扁平的,宽宽的,几块生锈的往事随风摇摆,春天的锋面已过,偶然的灵感和一次不经意的割伤,锐利或平滑你只能选择朝南的厢房,那只宿命的左手,在词语混乱的城里,西北偏北多么珍贵的朝向,食指舒张,面容安详,漂亮的问号扛在肩上,琴音断续路人匆忙,有人和狗相伴,有人在春天死去,唯有声音,和你毫不相干

    而她,在芬芳里沉睡,在梦里,生与死是两条交叉的丝路,微弯,反弹一双妙手,始终固定着生活的场景,情感却穿花绕树,围绕着梦或空吃吃的,摇动记忆的橹,水涨船高,青竹班驳的关节,埋伏了几多坎坷时光,是一床四角曳地的纱布蚊帐,为你遮挡春天的虫害,发酵的欲望从动荡的深处探出触角,向西再向北,越过少女深藏的耻骨,急剧地在光线忽略的左岸,大湖,沿着丝路下滑,一点点吞噬绰约的腰身树梢的高光,明亮的青瓦,丰腴的蛾,在时光的注视下,恍若隔世唯一不变的,是蝴蝶,它们从前世的梦里脱逃,风行水上,大如白鸽辗转于少年失明的心脏,从A 到E,一轮艰涩的滑音在心房游走纺绸的少女,你可听见,占卜的骨头弯折,字母从尾部断裂,一声脆响青鱼跃然水面,蝴蝶倒转阴阳,一杆青竹,挑破生与死的谜面,月或轮存在或消失,少年思考多年的命题,被江南的春光消解,药水未干青石磐磐,运命的文字隐约可现,何人忧伤,何人歌唱。



文章来源:男同志QQ群 www.gay115.com

 
 
联系我们 | 广告联系 | 同志QQ群 | 同志百科 | 会所网站制作 | 链接合作 | 添加到收藏夹 | 网站设为首页
24小时服务热线: QQ: 984037108
健康干预: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同志百科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2006-20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
2008年1月19日0:50启用新版 北京同志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