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
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聊天室 010GAY 北京会所 北京酒吧 北京按摩 北京同志会所    广告热线电话: QQ:984037108
 
 
新房客
文章类别:情感实录     作者:www.gay115.com     浏览次数:2661      更新日期:2019-10-21

 

再见,新房客
  
  我一直走着走着。路过寂寞,在下一站,失落,我停下了脚步。
  我看到了大山的巍峨。这庞大的气势压住我的一切。说什么我都要逗留在这里。
  我提前下了火车,呆呆地站在月台上,欣赏着薄雾中的日落。
  随意选了一家旅店,拒绝了老板热情的特殊服务。我偷偷告诉老板,我还未成年。她道是个有社会公德心的人,不忍践踏我这可爱的祖国的花朵。
  在旅店附近我买了一些食物,饼干,香肠,啤酒……好象刚打劫回来。从背包里拿出备用褥单罩在床上。不是我有洁癖,实在是因为我太喜欢这褥单的蓝格,没有这颜色我睡不着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这毛病。我准备开动。
   “对不起,打扰一下。”好象在敲我的门。
   “谁呀?我不在。”我极其不耐烦的打开门。生平最讨厌别人影响我睡觉和吃东西。打开门,看见一个邋遢的小男人。
   “哥们,有剔须刀吗?借用一下。”
   “有,不借。谁知道你有没有AIDS。”
   “没有,我前几天刚做完检查。”
  我拿出心爱的菲力浦,他居然大方到去我房间刮胡子。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,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TMD,比我还帅。他看见我一床零食,不怀好意的笑了。我没有让他,但他还是吃上了,吃的那么天经地义。
  他说今天晚上有活,所以才收拾收拾。我真替他父母难过,堂堂七尺男儿,靠开发身体资源维持生计。这个社会沦落的太快,还是进步的太慢?这个偏僻的角落,居然还有鸭子?
  第二天早上我出门,看见他进门。他脸上挂着笑容,还说晚上请我喝酒。MYGOD,我再怎么无耻,也不至于吃人家血汗钱啊?
  今天的阳光多的闹灾荒了。大山的颜色更清晰,我不喜欢这清晰,失去了游山玩水的兴趣。绕来绕去,绕到一条河边。走进凉亭,拿出纯净水,突然间没心情欣赏这河光山色。我又开始走啊走,走出一身臭汗。
  这做小镇可真幽默,在我住处不远还有一条步行街。什么左丹奴,在这里遇见她们显的很亲切。这条街还算繁华,毕竟人多。居然还有各种小吃,意外收获。
  我整整步行了一天,回到旅店。昨天那位仁兄好象等的不耐烦了。我的脚早就抗议了,哪有精神跟他喝酒啊!他还挺虔诚的,把东西买回来了,在我的床上吃。我们还不知道比较叫什么名字呢?就开始喝上了。后来我知道他叫波,我告诉他我叫烁。
  忘了聊些什么,我觉的没必要记着。我们喝的太多,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  接下来的几天,他没有工作,一直陪我游山玩水。渐渐的发现,这人不是很讨厌。
  对着他有一种倾诉的欲望,可就是不能开口。他到是很洒脱,从他小时候光屁股一直说到长大光屁股。听起来好笑,想起来悲凉。我没有打断他,我知道,倾诉的欲望都打断,远比生理欲望被打断更让人伤心。
  就这样,他说着,我听着,大山微笑着。
  这几天我们花了很多钱,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,钱包一天比一天瘪。
  我爱上你了。他躺在我床上,一本正经的说。
  我没说什么,喝了一罐啤酒。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鸭子,比爱上一个嫖客还堕落。
  他看到我内心的伤痕,他是个可爱的魔鬼,小心拿捏我的情绪。我一直坚信,爱不是随口说说。我轻轻吻了他,什么也没说。我肯定,那一刻我爱他。我什么也没说。
  两个开始相爱的人,还没来得及轰轰烈烈就开始倒记时了。我之所以来到这里,就是不愿意带着往事和过来上路。偏偏我碰巧遇见了他,一个可爱的魔鬼。他的眼神那么坚定,看的我心慌。我才不要沦陷,我才不要受伤。
  我一大早就走了,买的那些东西都留给他了,不知道有没有意义。我只带走了他买的那个手偶。它很可爱,我相信在我失眠的时候,它能给我催眠。
  再见,我的新房客。
又见,新房客
  
  告别了新房客,我的行囊更加沉重,里面又多了一样东西叫失落。
  我偶然间看见那座大山,又偶然的离开它,人生总是充满各种偶然,这些偶然组成了生命中的必然。
  我又开始不停的走,与其说走,不如说是逃。跟时间赛跑,超越伤心侵袭大脑的速度。
  喜欢陌生的东西,只爱陌生人。陌生人看不见我心中的伤痕,谁会天真的爱上一道疤痕?
  火车继续向南行驶,我懒的跟周遭的一切打照面,习惯性的避上眼睛。
  脑袋里沉甸甸的,像一块吸满水的海绵。轻轻一碰,就要溢出来,我不敢思考。
  终于到达目的地,上一次未坚持的地方,也是伤我最深的地方。如今我装成一幅坦然的样子回来了。之所以有底气回来就是因为相信,伤我的那人一定不会出现在这里,他是条鱼,喜欢游老游去。
  满眼都是熟悉的景物,卖报纸的老奶奶一年四季都穿那件花衣裳。
  双脚一接触到陆地,就像鱼儿找到了海洋,我开始马不停蹄起来了。
  我走过曾经住过的地方,看到窗台上多了一盆君子兰,还多了一个鱼缸,我看不见里面游的是什么鱼。
  我走过曾经接吻的那面墙,被明晃晃的阳光照的有点烫,我的手心却有点凉。突然想起一句歌词,那双人床,解决不了太多的欲望。这面墙档不住人们的欲望,档住的是一半的春光。
  我走过热闹的市场,看见一群为了5毛钱斤斤计较的家庭妇女。她们说话的语气和神情很滑稽,看上去不像买菜,像是去奔赴战场。
  天一点一点黑了起来,应该找个地方把自己安顿下来。这样肆无忌惮漫无目的的游荡只适合在阳光下。在晚上,我的确需要一张床。
  走进一家看起来干净有廉价的旅馆,翻出蓝格褥单和那个手偶,进行睡觉。
  第二天的阳光比第一天的还嚣张,我懒的出去,买了一堆零食和两包中南海香烟。我打算靠看书,吃东西,吸烟,听音乐等来打发今天的时光。最近在钻研西藏,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,可一想到自己缺氧的样子就感到恐慌。喜欢中南海是因为它的包装,其实抽什么烟都无所谓。说到听歌就头疼,不喜欢英语,连带就不喜欢英文歌,国内的歌手,一个个装模做样,巧扮个性,谁能做到王菲那样,酷到掉渣,还能飘在云端。没有实力,没有运气,王菲就算是王妃不还是俗的跟你我一样。可人家有了实力,有了运气,人家就是王菲了,嫉妒不来的。渴望她的新歌比渴望一个人的拥抱更紧张。
  这一天,我看完了一本小说,吃了一大包零食,听了N遍新房客,抽了两包中南海。
  晚上洗脸的时候照镜子,发现自己老的连自恋的念头都没了。
  第三天的阳光没有收敛,依然那么霸道。下定决心,继续躲在房间里。
  第四天下起雨来,大雨浇灭不了阳光,当然也浇灭不了希望。我顶着雨跑进一家超市,买了一把红色雨伞,在大雨中走,我喜欢红色,浓烈的,接近生命的颜色。
  我又路过了君子兰。那面墙被大雨淋的没有了温度。我冒险来到了庄常去的咖啡厅。
  真不该乱创,庄居然坐在那个位置上,不过,那个曾经属于我的位置已经换了新人。  刚准备出去,却被他看见了。
   “好久不见了,过来坐。”他还是那么潇洒。
  我也不能太没风度,僵硬的走了过去,打了招呼。
  那男孩比我健康,比我阳光。我寒暄了几句,走出了咖啡厅。
  奇怪,我以为我会很慌张,走出去那一刹那我感觉自己解放了。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,我还有那么一点坚强。
  恨,源于都某种事物的曾经的爱得不到满足。如今我没恨了,释怀了,也找不到当初刻骨铭心的证据了。
  真想快乐的手舞足蹈,终于我的流浪有了圆满的收场。一些当初觉的可以怀念的事,现在想起来真悲凉。
  我兴奋的走回旅馆,却听见熟悉的声音。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吧台前。
   “波,你怎么到这来了?”他的突然出现,让我慌了阵脚。
   “朔,我在你的房间发现这个票根。你上次提前下站,我想这次你差不多能来这里。”
  这一天发生的事,好象是老天安排的,测验我的心脏够不够坚强?我真不该跟老天这么嚣张。
   “朔,答应我,下次离开,告诉我一声,别再一个人流浪了。”
   “波,我以后不流浪了。希望你的千里迢迢不是心血来潮。”
   “波,我们怎么活啊?”
   “我们不是有手有脚吗?”
   “干脆你继续当鸭子,我来拉皮条,咱俩配合好不好?”
   “好啊!今天是假日大酬宾,就免费伺候一下你这拉皮条的。”
  我见过一场海啸,也见过你的微笑。
  我捕捉过一只飞鸟。摸过的不是你的羽毛。
  没有想过明天怎么样,只知道现在是快乐的。
永别,新房客(2)
  
   “波,我走了,去流浪,不要来找我。”
  波手里握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条,呆呆的站着,自言自语。“朔,你答应过我,以后离开的时候会告诉我,我会陪你一起流浪。”
  窗外阴着天。朔最喜欢这样的天气,适合怀念。
  两年了,他们已经流浪了两年。现实的残酷摧毁不了他们,他们早已经残缺不全。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瓦解自己。
  两年来,他们吵了无数次架,每次波都会低头。他太宠爱朔了,因为朔太爱他了。他的爱自私到可怕的程度,是霸占。每次吵架朔都会在大街上,波就每条街找。找到之后拉他回家,拼命作爱,做到麻木,做到眼泪足以湿透枕头。
  他们穷的时候一天只能吃一个面包,富裕的时候尽情挥霍,从来不对未来有过规划,像是在跟宿命挑衅。朔在酒吧里唱歌,固执的他,每天都唱《我愿意》,从他嘴里唱出的更是凄迷。唱歌是他唯一谋生手段和兴趣。波在酒吧里调酒,他喜欢一边听朔唱歌一边工作。
  波是个很英俊的男子,很多人不是为了喝酒,是为了看他。有男人也有女人。因此,他们经常换工作。波只属于朔一个人。朔也是个帅气的小伙子,忧郁的气质也很吸引人,他都不屑,他只属于波。
  他们经常上网。朔很喜欢网,那地方可以发泄,可以幻想。波都是陪他来上网的。他们有各自的网友圈,只是聊天,从不见面。
  外面开始下雨了,房间里关着灯。波越发着急,因为朔最害怕打雷。在一起的时候,一打雷,朔就会很恐惧,紧紧抓住波不放。波会在床上紧紧的抱着他,像抱着婴孩。波很清楚,只有他才能让朔减少一点恐惧。那雷声会把朔心底不堪的往事震出水面。往事就像个魔鬼一样缠着他。
  波终于呆不住了。他拿起朔的红伞,跑了出去。他以为会像以前那样,在同一条街找到朔。这次他失败了。不知道走了多少条街,脚上的鞋早已经湿了。波哭了,再坚强的玫瑰也会枯萎。两年来,他已经习惯了对朔的照顾。习惯是件可怕的事。雨水稀释了波的眼泪,却稀释不了波的痛苦。他总觉的上辈子欠朔一个拥抱。
  波走进一家网吧!
  他好久没有打开信箱了,有很多新邮件。他看见了朔的EMAIL地址,迫不及待的打开看。
  波:
  本来打算只给你留一张纸条,可我真的真的很舍不得你,就跑进网吧给你发电子邮件。我要谢谢你两年来对我的容忍,我没有白爱你一回。
  我有着不幸的童年,不幸的家庭,但幸运的是我认识了你。可能是我太爱你了,太怕失去你了,我变的无理取闹,变的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但你一直心甘情愿地受着委屈,我不忍心,可怕的是我又管不了自己。你为我付出太多了,我从来没想过回报,一定是你上辈子欠我的。我看我下辈子又要还给你了。
  我不想我一个人的不幸纤绊你的一生。我是个残疾的人,我的心早就千疮百孔。
  我这种人不配拥有你,霸占你。两年来,你错过太多的机会,你没必要,没义务照顾我。我的嫉妒心让你跟幸福擦身而过。请原谅我偷看你的手机短信和电子邮件。我知道有很多人爱你,你有也爱他们,可能你一直放不下我的软弱。在我看那些短信和电子邮件的时候,我心如刀割,我嫉妒别人这么爱你。我总是天经地义的享受你的宠爱。
  我不可以太自私,我已经很自私了。我口口声声说爱,却在伤害你。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离开你,让你自由,让你寻找幸福,让你不这么累。这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决定。波,我哭了,原来决定这么痛苦,那么那么痛,那么那么苦。
  你以后再也不会看见我了,我要去个很远的地方。我也不知道在哪?这次,你不用陪我流浪了。老天对我已经很仁慈了,给我两年时间,让我好好爱一个人两年时间,我很满足了。
  波,我走了,不写了,再写我怕决定动摇。
  如果真有下辈子,我一定好好偿还你这一辈子的爱。不要想我,回去看看枕头下面,我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。
  朔绝笔
  波几乎哭着把信看完,他感觉到,再也不能找到朔了。波为自己调了最烈的酒,他不要清醒,清醒的时候满脑袋都是朔。
  波晃晃悠悠回家,就在曾经寻找朔的大街上,一辆汽车开来。
  停尸房里住在两具青年的尸体。
  一个是溺水而死,死者手里紧握着一个手偶。
  一个是交通意外。
  两具尸体住在隔壁,两个寂寞的灵魂终于又一起上路。缘分已经延续到负时间。
  一直没有人认领那个溺水的死者。
  波的房东在收拾房间的时候,在波的枕头里翻出一本CD,里面有首歌叫《新房客(2)》。



文章来源: 北京治疗白癜风最正规医院

et=_blank>男同志QQ群 www.gay115.com

 
 
联系我们 | 广告联系 | 同志QQ群 | 同志百科 | 会所网站制作 | 链接合作 | 添加到收藏夹 | 网站设为首页
24小时服务热线: QQ: 984037108
健康干预: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同志百科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2006-20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
2008年1月19日0:50启用新版 北京同志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