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
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聊天室 010GAY 北京会所 北京酒吧 北京按摩 北京同志会所    广告热线电话: QQ:984037108
 
 
大连男孩
文章类别:情感实录     作者:www.gay115.com     浏览次数:3084      更新日期:2019-10-21

   那年春天我的头发是黄褐色的,显然是随了入土多年的韩流原因。

  那年我睡的床是纯白色的,确切的说那不是我的床,是另一个人的。我喜欢归喜欢,但还是害怕洗床单的,更何况是白色。因此,我只管睡,倘若让我去洗它,我宁愿睡地板。那一年,我真的没洗过一次,可见他对我的纵容有多么的严重。

  既然我提起了头发与床,那这个故事就从这两个暧昧的地方开始讲起吧!

  具体的日子我确实忘记了,唯一能记得的是2005年的7月份,一个炎热少雨的夏季。

  大连时时刻刻都散发着浪漫,散发着时尚,散发着暧昧与诱惑。在夏季里也确实是浪漫的很,即使很炎热,即使路边的花花草草都一幅没有生气的样子,可人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。游人们在星海湾、付家庄、一带的浴场冲凉,畅游,之后在阳光下在来个日光浴,真是件美妙惬意的事情。

  在星海湾附近的小区里,一座破旧的普通居民楼屹立在其中,与其他新颖高耸的建筑相比,委实有些羞涩、尴尬。此刻,我就是在这栋八层的一个同样(尴尬)的男孩,与我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男孩。

  一条蓝纱窗帘垂直挂立着,像一层保护膜把他的家包围的严实。阳光由淡蓝色窗帘射进来,似乎进入另一个童话世界一般。窗台上放着一排品种不一的菊花,那是他喜欢的一种-------在床上躺着的令一个男孩。

  此时,我正看着窗台上的它们怎样妖娆的绽放。上午十一点多的时间,我们都睡醒。他的长长头发雍容的散在床头,  我的头发接触着他光滑的胸部,脸贴在肚子附近,手在他的大腿上来回游走,我是故意这么做的,我想让他再产生欲望,尽其所能的使用任何办法。即使昨天夜里已经记不起做了多少次,他总能让我对性事而乐此不疲。可是,他也许现在累了,他正微眯着眼睛,要再次进入梦乡。不行,我绝不能让他睡去。我要释放自己的欲望。

  “菊花是什么?”我看着窗台上的花盆,嘴巴附在他的耳边,大声的喊到,他的薄薄嘴唇真是令人悦目,我都不想移开视线。

  “菊花就是菊花喽,诺,窗台上的那些就是。”他微睁开眼睛,懒散的指着窗台上的菊花盆说。

  他装糊涂。我也照样坐起来,靠在他的身边,双手搂着他的腰“那哪是菊花啊!就算是,那也应该是立体菊花,可我问的是平面的”我不放口,非要逼他说实话,此时,我觉得自己是个荡妇,不,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淫荡的男孩。但我又不想这么责难自己,任谁想,一个21岁的青少年在没有多少性经历的时候,总是对这种事充满了好奇抑或是期待。更何况,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做任何事都无可非议,似乎我这样想的有点天真,我不能确定他爱我能像我爱他那样的死心塌地,这个问题只有时间的证明才会有结果。

  他终于憋不住笑了,笑出了声音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晌午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,映在他的脸上,犹如传说中的白马王子一般纯洁,无暇。我说这话可真是天大的谎,他早以不在无暇,早以不在纯洁,他一个月之内不知和多少人睡过,只是俊俏的脸有点清纯罢了。

  他笑过后,一把把我的身体翻过来,有点蛮横。他摸着我的后面,身体前倾,嘴巴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“这就是菊花”我的后面被他摸的酥麻感和刺激感再次传遍全身。

  “那棒棒又…….是什么”我再次不耻下问的说,此时,我的欲望已经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了。我刚说完,后面一鼓疼痛便使我咬紧了牙齿,他的东西已经进入我的身体。

  “这----就是棒棒”他喘着粗气,告诉我。我自然的叫着。

  “菊花,棒棒,菊花加棒棒,菊花棒棒。。。。。。。”他边在我身体内抽插着,嘴里边呓语着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两人的活动使的本来就不是很稳固的床榻,发出支支响声。。。。。。

  我颤抖着身体向窗帘望了望,恐怕漂亮的天使在窗子外透过蓝色窗帘,看着我们两个男孩龌龊的行为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大家看到这可别说我淫荡,我这是按照当时的情景,真实而不加任何修饰的展现出来。我相信大家在那个时候也会那样,甚至更严重。即使你们骂我淫荡,但我还是相信你们下面已经开始有了反映,既然这样,那你们就是虚伪的,所以我善意的告诉大家还是用一颗人类正常生理的需求来阅读吧!毕竟我只是想展现真实。
 十五分钟后完事。

  说实话,他的做爱能力的确一流。当我赤裸着身体无丝毫力气的趴在床上时,他已经下床为我们准备吃的东西。

  “来,起床吃点东西吧!是不是很累?”他端着不知何物的东西放在客厅的桌子上。

  “不想吃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有气无力的说。我是很饿,饿的我都没有力气吃东西。

  “起来吃点,补充体力,这样我们才可以继续啊!”他把东西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趴在我的耳边细语道。

  我噗嗤的笑了出来:“你真是铁人!来就来,谁怕谁!”我瞬间起床,抱住他。

  他微笑着把我的双手弄开,让我平躺在床上:“你还是歇歇吧!在做非得把累死不可。”他边说边把吃的东西端起来,最后问我一句“真的不吃?”“不吃”他把东西端走。“是什么东西?”我确实很饿。他回头莞儿一笑:“面包加牛奶”“不吃,不吃,讨厌”我把被子蒙住自己的头。皱着眉,开始郁闷。我最讨厌吃西餐,牛奶还好,尤其面包,干干的,一点养分都没有。对我来说还是中餐是最好吃的。

  “起床,起床。我要洗床单了”他把床单从我的身下抽走,顺便拽着我的手对我说。

  “不想起,很累”

  “厨房里可是正在煮饺子哦!芹菜肉的。”

  “啊!”我纵身一跃,准备起床洗漱。

  “呵呵,傻子”他小声的叨咕到。

  “你才傻子”我回敬后进了洗手间。

  他端着盆子,蹲在阳台上,洗粘们我们两人精液的床单。

  “如果他是我的BF该多好”我在心里憧憬。

  现在我要介绍介绍他。

  姓名:丁泽。我总说他的名字很好听,很像日本名字,很时尚,很-----很有可爱感。

  性别:男。一层虚伪的面纱,只同男人做爱。

  年龄:23。比我大两岁,即使他已经上班,有可靠的工资,即使我是在校学生。可在我们消费的时候还是AA制。在金钱方面,他从来都是理智的对待。

  性趋向:男+男=只欠女人情感。他长的很帅,帅的任何一个具有虚荣心的男人都会嫉妒,他找男人也都是顶级男,当然,除了我这个长相一般的男孩。每当他和那些顶级男手牵着手走在大连的“天津街”走在大连的“韩国城”走在“1546”酒吧中,我相信只要看到他们的女人,她们的心是寒冷的,是晦涩的,是叹气的。

  “瞧瞧,这么好的男人,竟然是同性恋,真是上帝的悲哀,女人的悲哀。”

  “哎!天下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了,在他面前,即使我怎么撂起自己的超短裙,他们都是无动于衷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把我现在的老公休了,下一个目标就是这个超级男。”

  类似种种,女人永远都比男人贱,都比男人好色。这是我经过长期观察女人对丁泽的眼神而下的定论。。。。。。



文章来源:男同志QQ群 www.gay115.com

 
 
联系我们 | 广告联系 | 同志QQ群 | 同志百科 | 会所网站制作 | 链接合作 | 添加到收藏夹 | 网站设为首页
24小时服务热线: QQ: 984037108
健康干预: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同志百科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2006-20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
2008年1月19日0:50启用新版 北京同志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