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
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聊天室 010GAY 北京会所 北京酒吧 北京按摩 北京同志会所    广告热线电话: QQ:984037108
 
 
419后爱上的男孩
文章类别:每日资讯     作者:www.gay115.com     浏览次数:3031      更新日期:2019-10-21

    勇敢的人是能够真正地面对他的内心的```````  
  小治是这样一个人,喜欢看安妮宝贝的东西,喜欢用ADDIAS的男士香水,喜欢蓝调,JAZZ,喜欢一切和时尚有关的东西,每每和时尚有所接触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,总能从一大堆纷繁复杂的杂碎中淘得几件中意的东西,慢慢地去享用它。他的生活是有品质的,至少在他这个年龄阶段,少有少年的那种张狂和放任。他从不打游戏,也不喜欢年轻男子都应该喜欢的球类运动。几本书,一段音乐都可以让他呆上很长的时间。或许他不需要那样的年龄阶段应有的经历就可以进入另一种生活,这种生活看上去还不差,至少表面如此。小治说过,他渴求的一份安静,不希望有谁肆无忌惮地闯进他的生活,他会手足无措的。每每和小治说话,从他的嘴里总会冒出一两句“治理名言”,不经意地和谐,在他身上看到很多闪光的地方,哪怕一向低调的他蕴涵着撩人心境的魅力,特别是那对忧郁的眉宇,让人难以忘怀。  
  第一次见小治是在江边,夜已经很浓了,他匆匆地从很远的地方赶来,我却是拭目地等待,在晃动的人群中我冥冥地感到他向我靠近,是的是他,短短的头发,粗质地的方格衬衫,浅灰色的棉布裤子,一个大大的布包斜夸在腰间,干净利落,正如在聊天时惯用的语言那样清新自然。小治见到我笑笑,没有说太多的话,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走,我们只是走,安静得如同和煦的风。夜色中的大堤沉稳而厚实,任凭滔滔的长江水冲刷,没有丝毫的闪动。第一次面对面地听见小治的声音,虽然在电话里早就有所耳闻,但这么近还是第一次,伴着均匀的呼吸声,还有那陌生的香水的味道,一同混淆着我的视听。他叫我看天上的星星,因为在那样的夜里星星也许是唯一可以探讨的东西,蕴藏着永远的秘密,夜晚的精灵。我们就这样并排坐着,淡淡地谈着自己的过去和未来。此时的小治是快乐的,看得出来他是在享受着与别人分享自己的过去,对于他的过去我只是作为一个听者浅浅地听,偶尔有点点猜想,但我没有问任何的问题,我不想打断他思绪的线,他的故事充满着另人心平的幸福,你会为他会心的一笑。  我喜欢下雨的夜,它会让你全神贯注地去聆听雨的声音,慢慢地看到你身体里的阴影被一点点洗净。到了秋季,我最喜欢的季节,一场场的冷雨拭去了夏的粗暴,再次见到小治头发剪得更短了,显出瘦瘦的脸,摸摸他的头有像他倔强性格一样的头发匝着手,却倍感快乐。在同一把雨伞下我们还是一如往常的走没有半点嘈杂的干扰,走路有时也会是一种简单的享受,伞太小我们的胳膊都被淋湿了,却很舒服。  
  简短的相聚后又是漫漫的等待  那夜,窗外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在我们常去的那个聊天室里我碰见了小治,“喂!下雨了,真舒服”我一如往常地向他打了个招呼。许久,他静静地几行字浮现在屏幕上:恩,下雨了,我在流泪,我很难过。怎么了?我轻轻的问,生怕因为我的问话方式的不对而加深他的难受。没什么,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,那个本应该忘记的人。此后,他娓娓地把他和他的故事道了出来。一行行的字在屏幕上缓缓地出现,让我更深刻地去触及他灵魂那难以言状的痛苦和他在情感中的挣扎。我仍是位衷心的读者,心照不宣地听着。小治讲他们的相识,奇巧而浪漫,在北京那阴冷迷离的夜晚两颗孤独的心注定式地碰撞交织在一起,没有别的理由和奢望,仅仅是为了相互取暖,因为两个同位异乡的飘者需要这种暖澈心底的感觉,在黎明还未到来的寒夜里他们紧紧地依偎在一起,在黎明最初的一抹阳光中他们悄悄地分别。  我仍然静静地听```  他们曾经那么开心过,也曾那么深爱着对方,小治的他是个很不错的人,有品位和经济,同小治在很多方面有着相同的爱好,喜欢看难懂的书,喜欢英文歌曲,喜欢那种时光慢慢流过,却永远都不老的生活。  但是一切的幸福都是那么不堪一击,脆弱的玫瑰虽然流放着奶油的馨香却经历不起风雨的雕琢,不知道是不是造物弄人,小治他们的故事是以一个悲情电视剧惯用的结尾结束的。  他死了,死于车祸。那个深爱着小治的男人就这样匆匆地走了,对身边的朋友留下唯一的话就是,请你们转告我的爱人,小治,我爱他```  在异乡求学的小治很久都没有得到他的消息,他忐忑地打电话过去询问永远都是电话的盲音,在几天后他得到了爱人去世的消息。曾经的爱人变成了冰冷的墓碑,扶着那坚硬的大理石,脑际萦绕着过往的一幕幕。小治没有流泪,他说在失去他的最初时候他已经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。他的眼睛很疼,稍稍一点外物的侵蚀都会掺出冰冷的液体,但那不是眼泪,眼泪是富有情感的圣洁物。  轻轻地放上一束百合,美得苍白得掺出血来的百合,亲了亲那张镶嵌在石头上依然年轻笑容依然灿烂的照片,他在对爱人做最后的告别```  
  小治的故事,一段段地浮现在我的眼前,对它的真实性我没有丝毫的怀疑和疑惑,我也没有怀疑的资格,我能说什么呢。这样一种悲情得让人心寒的经历,是不可遇也是不可求的。我  没有多余的话对小治说,我默默地接受着这些,他的伤永远都只能他一个人去品尝,没有人可以代替他,惟独可以做的就是静静地去听属于他和他的故事,这也是对他最好的安慰了。  恍然之间想起小治的那句话,我一生的依附都已经在2001年那个春天结束了,我有的只是好好地对自己对父母对一切爱我的人。  日子在庸碌的旋转,不留下半点奔赴的印记,深秋以至,冷雨一场接一场的下,浇灭了所有烦躁的心火。我和小治同座城市却有着各自的事情,许久都没有联系了,关于小治的过去我没有想太多,偶尔难免也会窜上心头。每当这时我的旁观者身份异常强烈,我把他们的故事当作爱情的幻影,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地触击它半点,我想我是理解小治的,我理解他所不能给我的那部分,他有他的原因,但是生活不能因为原因有所懈怠,我们都必须真诚去面对现在的自己,记忆的废墟难以使人真正解脱得彻底。就像小治宛如折了翅膀的小鸟,带着流血的伤口上路,踉跄前行,只为不停滞死去,它不能回头,因为有太多的过去会瞬间压垮它脆弱的身躯,面对广袤的天空,目的地已不再重要,一生都将不停歇地飞,惟有一次落地的机会那就是死的时候。  `````````  
  再次见到小治已是一年后了,小治带着我逛他的校园,依然是那短短的学生头,明目皓齿。身上有熟悉的阿迪香水味道,面目像清风一样清爽。相比我好几天都没有刮的胡渣,我是如此的颓废,他笑笑地指着我的胡渣。开玩笑地说:变沧桑了嘛,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干净下巴的样子。那晚,他执意要拉我去唱歌,我诧异地说:就我们俩?他点了点头,冷气开放得十足的包房里,我不住地打着喷嚏,整晚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唱,唱王菲的歌,《流年》《天空》《旋木》《只爱陌生人》``````一首接一首的唱,直到筋疲力尽地蜷缩在包厢那黑暗的角落。我笑话他只会唱女人的歌,他说他天生就有一颗比女人还细密的心,他对于感情太敏感了,几乎没有了抗体,轻轻一碰就会碎掉。从黑暗的包厢里出来,依然是漆黑的夜,夜已深,在霓虹的映衬下依旧不能掩藏它的深邃。坐在回学校的出租车上,一路颠簸得厉害,明晃晃的车灯慌乱无章地揭露着夜的秘密,刺得眼睛生发痛。  回到他在学校租的房间里,积极地为我铺好了床,我匆匆地洗漱完毕,躺在床上。他说他不久前去了一趟北京,那个曾经让他失去爱人的地方,我问他去干什么,他说去拿爱人留给他的一些东西,他得到了爱人在北京的一套单身公寓,包括屋里的家具,还有衣橱里他和他曾经穿过的衣服,这些东西静静地搁置在原处,没有丝毫的挪动,可是东西的主人再也不可能回来了。他在北京呆了3天,带走了那些他们曾经使用过留着许多快乐回忆的小物品,一把梳子,一本相册,一个烟灰缸``````,走的时候他买了长长的白布,把所有的东西都罩上,为了被灰侵蚀,也保留住对他的那份永久的怀恋。  躺在床上的我,看着睡在地铺上的他,和他带回来的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没有遗憾,没有难过,带着一丝浅浅的笑进入梦乡``````  
  即日,我早早地起来,看见熟睡中的小治,均匀地呼吸,我轻轻地穿戴好,悄悄地掩上了门。我竟发现我走得如此的轻盈,渐渐的,小治和他所在的房子在我身后慢慢地消失。  如今,小治再也没有和我联系,我的手机也换号,也从来没有碰见过他。只有在冷冷深秋的夜晚偶尔想起他,连他的样子都变得时而模糊时而清晰,每当这时我都拼命地去记忆他的点点特性,幸而还能够幻回枝枝残叶般的影象和他说话的音调,但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了,就连曾经去记忆他样子的行为都不记得了。  站在十字路口,彻骨的冷雨斜斜地打在脸上手上,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,匆忙赶路的行人,一切都像过眼烟。茫茫的人海中,生命的际遇让你和几个人擦肩而过,撞出小小的火花,更多的只是人生的过客,宿命的定断永远都是不能违抗的,所能掌控的惟有自己对于爱的付出。



文章来源:男同志QQ群 www.gay115.com

 
 
联系我们 | 广告联系 | 同志QQ群 | 同志百科 | 会所网站制作 | 链接合作 | 添加到收藏夹 | 网站设为首页
24小时服务热线: QQ: 984037108
健康干预: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同志百科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2006-20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
2008年1月19日0:50启用新版 北京同志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