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
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聊天室 010GAY 北京会所 北京酒吧 北京按摩 北京同志会所    广告热线电话: QQ:984037108
 
 
结局:水样年华(三)
文章类别:每日资讯     作者:www.gay115.com     浏览次数:2055      更新日期:2019-10-21

   第二天的早晨,我把他们两个找到一起,让他们平心静气的谈谈,小哥接受了我的建议。当我中午回到学校的的时候,又一次看到他们手牵手的在校园里逛着了,我在他们身后,看着甜蜜远去的背影,心里一阵疼痛,嘴角,却挂上微微的笑容。也许,这就是我把年华相让的结果。一切,其实都是注定的。
   两天后,我们进行了毕业答辩,直到拿到毕业证书的当晚,所有人都欢快的解放了,四年的大学开始真正的结束。于是有人都提议去KTV欢唱一晚,并要求自带家眷,小哥听了嬉皮笑脸的说着:“我有两个,怎么个带法?”所有人一致高喊:“一起一起,你敢不带你女人只带你小弟?”小哥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可以我知道,今天晚上,对我来说估计又很难熬。
   果然,他在女人面前表现的极尽听话可爱,让我很受不了。他让我坐在他左边,然后他搂着右侧的女人,让她能把头轻轻的靠在他肩上,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是那么扎眼,我不时的走出包厢,只为避开他们,为了避开那种尴尬,心痛,以及自己情绪上的失控。   
   那晚我的表现很出乎他们人的意料,因为以前唱歌的时候我总是一个小麦霸,那天晚上,我只唱了两首,第一首是手放开,是在凌晨12点的时候唱的,唱那首歌的时候我很注意他们的表情,他依旧和他女人闹着,开心的笑着,环顾四周,其他人居然一言不发的听着我唱,我知道那首歌,我真的唱的很伤心,把他们都唱傻了,他们从来没听我唱的那么忧伤的感觉,唱完我一个人走出包厢,在柜台上拿了2瓶冰凉的水,回到包厢递给他们。哥笑嘻嘻的对我说“谢谢小孩子!”我摇头,浅笑,坐在沙发的角落里,没有再回到他身边。
   大概嚎到2点的时候,小哥和他女人走出包厢到隔壁空包间去了,那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于是假装去厕所看看,发现他女人枕着他的肩膀睡觉了,看着他关切的眼睛,我又一次情绪低落,回到包厢,一个人窝在角落,没人理没人踩,就在那默默的睁着眼,看他们在那群魔乱舞,大概一个半小时以后,他们两个回来,哥没有注意到我,做到沙发的另一边,开始唱歌,和他们一起疯,倒是他女人,发现我情绪不对,过来轻声问我:“怎么了小弟?”我摇摇头,“没事,没有精神而已!”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嗓子已经哑了,喉头有一种淡淡的血腥,她轻轻的摸了下我额头:“你好像有点发烧吧,不然我跟你哥去说说?”“不用嫂子,让他们好好玩吧,我没事,死不了的!”我还是微微笑着,并且为了证明我很好,我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唱了我好几年都没唱的歌——普通朋友,这首歌我只在外面唱过两次,第一次是在是我幼年的好友出国离开的时候。唱完,我真的顶不住了,一个人再次趴在沙发的角落,看着他,看着他们,等到天明。而在这么漫长的黑夜,小哥,没有注意到我一点一刻。我的心情宛如失落的小孩子,被所有的童年一起遗弃。
   早晨离开的时候,在电梯里小哥开始跟我说话,我没有理睬,不管他问我说什么,我总是面无表情的缓缓点头摇头,走到路边,他看到早点摊,走过去买了他女人喜欢吃的蛋饼,买了两份,他把一份递给我的时候,我摇头,没有接,然后轻轻的说:“谢谢,我吃不下,你吃吧☆。”(☆——代表他名字)他吃惊的看着我:“你叫我什么?”我没有回答他,正好出租车在我面前停下,我让他们坐后面,一个人坐在车前排。在车上,小哥一句话没说,下车过后,我走在他前面,慢慢的走着,而他则把女人送回宿舍。

“你给我站住!你刚叫我什么来着!”我听出他的语气有点重。
   我没有回答,默默的往前走,因为早晨很冷,而我身上更觉得冰凉的,喉咙里满是血腥的味道,我知道如果我必须早点到宿舍,否则我真的扛不住了。
“臭小子你听见没,你要造……,”他见我没反应,气急败坏的追上来拉住了我的手腕,“你……你手怎么这么凉啊,你,小孩子……”他一把把我拉到自己身边,用额头试我的额头,“小孩子发烧你都不吭声的啊……你想死啊你!”他生气的大声说着,在早晨清冷的校园里很响很响。
   我的情绪再也支持不住了,我一把抱住他的脖子,在他肩上啜泣起来。
“别哭别哭,哥不是吼你,哥着急啊,你不舒服就跟哥说啊,我看你一晚上没精神以为你想睡觉所以才没跟你说话么,哪知道你是发烧啊,你个小孩子想急死你哥是不是,干嘛死撑着不说,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有个哥的啊!”他一边抱着我,一边在我耳边说着。
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真的很难过……很难过……”我哑哑的跟他说了10个小时以来的第一句话。
“哥知道,有哥呢,你和别人不一样,你有你哥在呢,哥陪你到医务室去,你乖乖的,没事啊!还冷不冷了?”说完拉着我往医务室跑。
   到了医务室,他重重的敲着门,看完医生后,他仔细确定了我只是扁桃体发炎,然后拉着我到校住院处挂水,把我放到床上以后,他轻轻的和我说“你睡吧小孩子,有哥呢,哥陪着你,没事的!”我看着他眼里着急的样子,“我没事,你也一晚上没睡了,你去宿舍睡吧!这有校医的!”他摇头,很坚决的否定了我的提议,“那怎么行,我小弟在这呢我怎么睡啊,你小子别啰嗦,睡觉,听见没!”然后轻轻的捏了下我的脸。
“恩,那我睡了!”我知道这个倔脾气决定什么我是无法更改的。
   他听完,满意的笑容开始洋溢,“等等,睡前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犯的错改过来,刚你叫我什么来着?”我直起身子,再次抱住他的肩膀,在他耳边轻轻的说:“哥哥,对不起!”他抱着我,“小笨蛋,是你小哥错了!”于是,就那样,我在他肩膀上,睡着了。
   这是我们毕业离校的倒数第二天,从那天开始,哥除了吃饭的时候去见下他女人以外就再也不去见了,他说我在生病,要早点养好才能回家,不然他会觉得是他自己的错误没有弥补。
他开始整天让我在他身边呆着,玩上20分钟就过来试我的额头,我突然觉得,如果他不是一个直男,那现在的生活,我真的已经无所苛求了。
   也因为这样,真正离开的时候我没有落泪,因为在毕业前,我能得到的,已经是一个极限,遗憾,随着夏天真正的到来被驱散的一干二净。
   盛夏,其实是一个暴晒在阳光下的忧伤季节,因为日光的强烈,我们往往更痛,离别在夏季,也许是天意的注定,但是,我没有遗憾,因为我的四年光阴,在最后流淌的日子里充满灿烂的日光,跌

碎的金色融进清冷的的河水,流向绵延的远方……



文章来源:男同志QQ群 www.gay115.com

 
 
联系我们 | 广告联系 | 同志QQ群 | 同志百科 | 会所网站制作 | 链接合作 | 添加到收藏夹 | 网站设为首页
24小时服务热线: QQ: 984037108
健康干预: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同志百科欢迎进入北京同志,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网,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2006-20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
2008年1月19日0:50启用新版 北京同志网 版权所有